报价强势上涨 可转债再受机构追捧

发布时间:

  8月初以来,上证指数累计反弹超过10%,这成为可转债受宠的重要支撑。统计数据显示,在当前178只公募可转债中,仅有16只仍处于破发状态,破发率不足10%。价格超过120元的可转债占比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。

  9月16日,合兴转债和翔鹭转债同时上市,二者均高开高走。其中,翔鹭转债开盘即报110.10元,这一价格也成为全天最低价,盘中报价一度高达114.104元,截至收盘,该转债市场收报112.00元,上涨12%。

  这只是近期可转债上市表现强势的一个缩影。9月份以来,有多只新转债上市,大都在上市首日即出现较大涨幅。比如,欧派转债上市首日收盘涨幅达到26%,英科转债上市首日最高涨幅一度接近20%,哈尔转债首日收盘涨幅达到11%。

  市场人士表示,转债是股债结合的品种,近期股票市场逐渐回暖,带动转债品种受到各方关注。从近期看,可转债市场加速扩容以及股票市场未来向好概率提升,都使得可转债的配置机会越来越受到重视。

  除了近期上市首日受到市场青睐外,转债品种整体上已经走出此前5月份的低迷状态,甚至有券种市场价格已翻倍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在当前178只公募可转债中,仅有16只仍处于破发状态,破发率不足10%。价格超过120元的可转债占比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。同时,有两只可转债市场价格超过200元,其中特发转债价格一度超过250元,位居榜首,凯龙转债近期也再次重返200元之上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下半年发行的可转债中,目前已无破发个券,这意味着下半年参与可转债打新的投资者,一直持有的话全部获得了正收益。

  可转债是股债结合的品种,股市和债市的相对强弱会影响到转债市场的走势和风格。8月6日以来,上证指数累计反弹超过10%,这成为转债受宠的重要支撑。

  长盛基金认为,从今年市场表现看,年初至4月中旬,可转债个券跟随股市快速上涨,成交量和活跃度大幅提升,偏股型转债转股溢价率水平有所抬升;4月中旬后,随着股市振荡调整,转债整体有所调整。市场规模方面,可转债一级市场发行大幅加速,二级市场规模持续扩容。同时叠加股票相对价值提升和整体价格水平较低的支撑,可转债正处于中长期较好配置时期。

  平安可转债基金经理汪澳认为,从当前时点看,可转债是较好的投资品种,看好可转债的投资机遇。目前债券市场步入牛市后半程,而权益市场处于振荡期。该阶段,转债这类投资品种进可攻退可守,是较好的投资标的。同时转债市场本身经过了快速发展,目前市场容量相较去年有大幅扩容。相较权益资产,当前可转债的性价比较高,可以作为中长期持有的投资标的,下行风险可控,同时还能博弈股市上涨。

  随着可转债市场价格的走高,可转债基金成为今年以来表现出色的基金品种。统计显示,截至2019年8月末,二级债基业绩排名前20中,可转债基金占据七成。其中,博时转债增强A今年以来取得25.11%的净值增长率,长盛基金旗下的长盛可转债A以23.06%的涨幅位居前列。这些可转债基金的业绩击败了多数偏股型基金和债券基金。

  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对于债券型基金的投资者来说,转债是其间接参与股市、博取超额回报的重要途径。除此以外,转债还拥有质押回购融资功能,从而成为收益的放大器。相对正股来说,转债采取T+0交易,且无涨跌停板,相比股票更加灵活,其流动性也在债券中首屈一指。

  9月15日晚间,上市公司瀛通通讯(行情002861,诊股)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资总额不超过3亿元,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,拟用于智能无线电声产品生产基地新建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实际上,随着股票市场回暖以及可转债市场受宠,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开始谋划发行可转债。从公布预案情况看,仅上周就有18家公司发布了可转债及可交换债方案的最新进度。另有数据显示,目前已拿到证监会转债发行批文的上市公司共计17家,此外还有31家上市公司转债发行方案获得证监会通过。

  与此同时,可转债的市场规模也在迅速扩容。Wind数据统计显示,截至8月末,今年以来共有96只可转债发行,其中公募可转债共72只,私募可转债共24只,合计发行规模达到1607.05亿元,是2018年全年的两倍。

  兴业证券(行情601377,诊股)固收团队表示,2019年是转债市场历史级别的规模扩张之年,尽管扩容后的可转债市场相比权益市场仍是小众品种,但快进快出的交易博弈、分享正股上涨的股票思维、偏长期持有的纯债思路等并存,可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需求。对于固定收益投资者来说,转债已经具备大类资产特性。

  中信建投固收分析师黄文涛认为,随着转债总体市场规模的扩容、择券范围的扩大和转债市场表现提升,社区居民广场活动掀起秋季健转债市场的成交量明显增大。因此,虽然今年供给持续放量,且未来待发转债规模仍然可观,但随着转债择券范围的加大和行情的推升,转债需求和新增资金亦较为强势,转债市场仍可作为大类资产的配置需求市场,需求不弱,供给压力并不能作为影响转债估值的核心变量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今年已经发行的1600多亿元可转债中,银行业发行的规模为860亿元,占已发行规模的53.6%,银行业成为可转债发行规模最大的行业。具体来看,今年共有平银转债、中信转债、苏银转债三只上市银行可转债发行,发行额度分别为260亿元、400亿元、200亿元,总规模合计达到860亿元。同时,多家上市银行可转债预案已获证监会发审委或公司股东大会通过,合计规模预计在千亿元以上。

  上市银行发行可转债,显然意在补充核心资本。西南证券相关研究表示,银行可以通过利润积累、发行普通股、可转债转股等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。但证监会于2017年2月发布《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》后,定向增发门槛大幅提升。目前,上市银行通过发行可转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性价比相对较高。